当前位置: 主页 > 大冶新闻 >

大冶的转型与突围(庆祝改革开放40年·百城百县

2019-06-02 09:49 - 查看:

  昔日矿坑处处、溪沟尽黑、鱼虾绝迹的千年古铜都湖北大冶,如今实打实成为国家园林城市、全国休闲农业和乡村旅游示范县市。

  依矿而兴、矿竭城衰、转型突围,短短几十年间,大冶不断改革创新,终于旧貌换新颜,成为“全国文明城市”,被国务院授予“国家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”。

  资源枯竭,经济发展乏力、环保问题凸显

  黄东平今年45岁,从记事起,村里的“路是黑的、水是黄的、天总是灰蒙蒙的”。25岁那年,他先后在村里承包了3个小煤矿,一举成为“先富起来的人”。

  “古今一洪炉,举世无双冶”。作为我国六大铜矿生产基地和十大铁矿生产基地之一,大冶已发现和探明的重大金属矿、非金属矿多达44种。千百年来,像黄东平这样沉浸在挖矿掘金美梦里的大冶人不计其数。

  “本世纪初,大冶500多座矿山上有近10万人参与采矿,每9个大冶人中就有1个从事矿业开采。”大冶市经信局副局长彭洪湖介绍,2001年,全市七成的工业经济总量、六成的税收、七成的就业都来源于资源型产业。

  但黄东平的“掘金梦”在2006年戛然而止。当年6月,龙角山、铜山口、铜绿山,昔日因矿而设的“三大矿业重镇”,因为资源枯竭、经济萧条被撤销,从大冶行政版图上消失,武钢、大冶有色等央企也纷纷撤离。

  “经过多年的高强度开发,大冶矿产资源逐渐枯竭,生态环境恶化等问题日益凸显。”时任黄石市环保局副局长的大冶市市长王刚说。更为严峻的是,“一矿独大”的产业格局造成发展后劲乏力,严重制约着大冶的经济社会发展。

  “每天堆在我办公桌上的信访件有一尺多厚,几乎全是投诉‘五小’企业对水、气、土壤的污染。”大冶市委书记李修武回忆,大冶一度被戏称为“光灰城市”,白天穿白衬衣出去,晚上回来就成了灰衬衣。

  延续千年的资源之“利”,终于变成了资源之“累”。2008年,大冶被列入全国首批12个资源枯竭型城市名单。

  破釜沉舟,再造一个“新大冶”

  转型,成为摆在大冶人面前的时代课题。“资源枯竭之后,大冶向何处去?”2006年6月的“黄金湖会议”,被视为大冶转型发展的开端。全市所有科级及以上干部,闭门3天,轮流发言,展开了一场“头脑风暴”。

  会议达成共识:宁可放慢发展速度,也不能再以牺牲环境为代价。

  然而,大冶转型的代价也很巨大——1300多家“五小企业”全部关停,近300亿元工业产值、超10亿元利税从账面上抹去,近万人下岗。

  “当时经济不景气,一下子割掉那么大一块经济总量,很让人心疼。”李修武说,在关停“五小企业”时,一些同志建议“变通”一下,圈一块地建“五小”产业园,等新兴产业做大后再关停。

  但绿色发展岂有“变通”之路?紧接着,大冶市落后的钢铁、煤炭、水泥产能全部关停了,占全省产值1/3的烟花爆竹产业全部退出了;截污治污、矿山复绿、土壤修复等“治山、治水、治土、治气”的工程陆续上马。

  围绕生态优先、转型发展的主线,大冶一手抓机电制造、饮品食品、新型建材、纺织服装等四大传统产业集群提档升级,一手抓高端装备制造、生命健康、节能环保、新材料等四大战略性新兴产业培育,逐步形成多元化产业体系。

  在产业转型中,大冶人一次次“跳起来摘桃子”。3年前,投资百亿元的汉龙项目落户大冶,从项目动工建设到首辆“大冶造”新能源汽车成功下线,仅仅用了15个月。

  去年4月,大冶湖国家高新区挂牌,30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上,汇聚了大冶新城区、劲牌工业园、罗桥工业园等平台,以及劲牌、迪峰、山力等一大批投资10亿元以上的企业项目,发展热潮涌现。

  随着GDP“绿色因子”不断提升,生态文化旅游和健康养老产业正成为大冶新的支柱产业。近5年来,该市旅游收入年均增长46.1%。

  去年,大冶采矿业产值占工业总产值的比重已不足12%。从“地下”到“地上”,从“黑色”到“绿色”,大冶人用12年再造了一个“新大冶”,摆脱了矿竭城衰的魔咒,高质量发展版图日益清晰。

  接力改革,营造创业干事氛围

  去年上缴税收25.8亿元的劲牌公司,在20年前,还是一个员工人均负债2万元的县级国营酒厂。

  大冶市政协原主席黄治尧回忆,1997年末到1998年春,大冶市委深入推进国有企业产权改革。顶着压力闯关的劲牌公司,如今已是保健酒龙头企业。现在,民营企业早已挑起大冶经济发展的大梁:去年全市5.6万多户民营市场主体实现增加值540.71亿元,占GDP比重的91.5%。

  “大冶的每一次转型奋进,都彰显着敢于突破体制机制壁垒的勇气。”李修武说。

  在服务企业发展方面,近年来,大冶坚持“放手但不甩手”,在工业建设项目上勇闯改革“深水区”,成功探索“先建后验”、审批“五联合”“中介超市”等做法。

  大冶的审批体制改革,实现了“一份合同免收费,一个窗口管评估、一个中心管图审、一张通知即开工、一次测量多处用、大冶的转型与突围(庆祝改革开放40年·百城百县一次上门全验收”,新建工业项目行政审批由原来的133个工作日缩短到38个工作日以内;同时政府统一为工程咨询、评估等26项中介服务埋单,每年为全市企业减负3000多万元。

  在鼓励干部担当作为方面,大冶创新“领导小组+指挥部”扁平化运行的工作机制,对重点工作实行项目化管理,出台“目标考核+增量考核”的干部考核机制和免责减责激励办法,将“考事”和“考人”相结合,形成竞相干事创业的良好氛围。

  疾风知劲草。在改革大潮中,大冶从矿竭城衰的困境中突围,走上了绿色发展之路。去年,大冶在全国县域经济百强中排名第七十九位,实现“六年六进位”。

  《 人民日报 》( 2018年11月17日 06 版)

  习近平总书记在民营企业座谈会上发表的重要讲话,连日来在江苏产生巨大反响。11月13日,江苏省委和省政府召开全省民营企业座谈会,学习讲话精神,听取民营企业家对发展民营经济的意见建议。江苏如何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?本报记者就此采访了中共江苏省委书记娄勤俭。

  问:习近平总书记指出,我国经济发展能够创造中国奇迹,民营经济功不可没。江苏的民营经济起步早、发展快,请问民营经济在江苏经济社会发展中处于什么地位、作用发挥得怎么样?

  娄勤俭:改革开放40年来,江苏的民营经济由上世纪80年代初的“微不足道”,到本世纪初与国资、外资“三足鼎立”,再到2010年左右开始占据全省经济的“半壁江山”,全省民营经济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。民营经济在江苏发展中的作用,可以概括为三个方面:第一,江苏经济发展的一支“主力军”。全省私营企业和个体工商户登记户数800万户;民营工业对全省工业经济增长贡献率达58%,规上民营工业企业数占全省规上工业企业的77.2%,已经成为规上工业的重要支柱。第二,江苏科技创新的一个“主动力”。表现为“三个90%”:承担了90%的省科技计划项目、民营高新技术企业占全省总数的90%、民营企业高新技术产值占全省的90%。全省民营科技企业总数超过12万家,很多已成为行业“小巨人”和“单打冠军”。第三,江苏吸纳就业的一条“主渠道”。民营企业安置职工人数占城镇就业人数比例超过80%,去年全省新增就业总量占全国的11%,其中私营个体和灵活就业占比达77%。可以说,在过去,民营经济在江苏又好又快发展中功不可没;在当下,民营经济作为重要经济主体的地位不容置疑;从长远来讲,民营经济在实现高质量发展中的支撑作用不可替代。

  问:我们知道,今年4月以来,江苏在全省开展了解放思想大讨论活动,请问江苏在推动民营经济发展方面是如何解放思想的?

  娄勤俭:开展解放思想大讨论,是省委为解决一些地方和干部存在的保守观念、惯性思维、路径依赖而采取的重大举措,目的是要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领航定向,着力解决“身体进入新时代、思想停留在过去时”的问题。当前,民营经济发展的外部环境面临不少矛盾和掣肘,民营经济自身也存在不少亟待解决的困难和问题,推动民营经济“由低走高”“由大到强”,关键是要解放思想。

  在计划经济时期,政府对市场的监管更多偏重于“门槛管理”,而市场经济是“诚信经济”,更讲究“信用管理”,政府要按照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要求,遵循市场规律,制定标准规则,加强监管和服务,为各类市场主体提供更好服务。这些年,我们围绕打造政府和市场“双强引擎”做了很多努力,比如大力推进“不见面审批”等“放管服”改革,发挥了为企业松绑、为创新除障、为公平护航的效用。下一步,我们要进一步解放思想:

  一是构建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。这是对民营经济发展最大的支持。我们将坚决清理违反公平、开放市场规则的制度行为,全面实施公平竞争审查、市场准入负面清单等制度,消除有形“坚冰”和无形“壁垒”,让各类市场主体得到公平对待,平等分享各种资源,放开手脚参与市场竞争。

  二是构建亲清和谐的营商环境。对于民营企业家,要作为“自己人”,一视同仁来服务;但不能当成“家里人”,想伸手时就伸手,想拿什么就拿什么。引导党员干部既积极作为、靠前服务,又守住底线、把好分寸,让企业有困难愿意找政府,政府能够理直气壮地帮企业。我们推进实施鼓励激励、容错纠错、能上能下“三项机制”,也是为了增强党员干部服务企业的主动性,营造既亲又清的新型政商关系。

  三是构建简明有效的政策环境。就是要在产业、技术、税收、装备、人才等方面,推出更多简洁明了、务实管用、便于操作的政策举措,做到能给的优惠给到位,该给的支持支持到位,让民营企业享受到更多“阳光雨露”。

  四是构建公正透明的法治环境。强化知识产权保护,落实产权保护制度,促进执法规范化,坚决反对和纠正以权谋私、吃拿卡要、乱收费等违纪违法行为,确保民营企业财产不受侵犯、经营不受干扰,坚决解除企业家的“后顾之忧”。

  问:近来,一些民营企业在经营发展中遇到不少困难和问题。江苏在为民营企业“减负”、支持民营企业发展方面有哪些实招、硬招?

  娄勤俭:总书记指出的民营企业发展遇到“市场的冰山、融资的高山、转型的火山”等困难问题,精准深刻、号准了脉;提出的减轻企业税费负担等6个方面政策,直指病灶、开了良方。下一步,为民营企业“减负”、支持民营企业发展,要重点抓好三个方面:

  一是不折不扣落实好中央政策。江苏始终坚定贯彻中央为企业降本减负的各项部署,近三年累计为实体经济企业降本减负超过3300亿元(不包含税费负担),其中今年前三季度超过940亿元。我们正在逐条对照总书记提出的6个方面政策举措,结合实际研究贯彻落实的具体办法,切实提升“执行力”“知晓率”“到达率”,把政策“温暖”和惠企“礼包”直接传递到企业。

  二是立足省情实际抓好政策创新。一方面,根据江苏制造业大省的省情特点,围绕产业链完善、知识产权创造保护共享、技术创新支持等方面加强制度设计、完善政策体系;另一方面,更加注重学习借鉴外地先进经验,加强政策集成创新,凡是有利于民营经济发展的好做法、好经验,我们都可以学,都可以拿来为我所用。近期,我们出台了8个方面28条含金量高的政策文件,包括落实税收减免政策、落实各项产权保护措施、规范降低保证金和社保费率、清理服务性收费、取消违规收费等等,进一步降低企业负担,促进实体经济高质量发展。

  三是注重增强政策供给的协同性。既加强省里政策与中央各部门政策的配套衔接,也做好我省各部门之间的政策协同,切实把政策的最大效用发挥出来。比如,发改部门推出产业政策,财政、税收等部门配套政策,一定要及时跟进;比如,在执法检查上,不能今天你去查、明天他去查,部门之间需要有个统筹安排;比如,“减负”方面的政策,与“给予”方面的政策,如果不能有效衔接,就很难做到同频共振;比如,我们主张企业要履行社会责任,但如果企业纳税有突出成绩,这就是对社会的贡献,不能再违背企业意愿,乱下捐款、赞助的指标。

  实践中我们深刻认识到,给企业“减负”就是为经济“蓄能”,帮企业“克难”就是给发展“除障”。我们相信,通过政企携手、多方努力,一定能够把“市场的冰山”化为“市场的海洋”、“融资的高山”化为“融资的高地”、“转型的火山”化为“转型的动能”,江苏的民营经济一定能够迎来更加光明的发展前景。

  《 人民日报 》( 2018年11月17日 06 版)